手机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武侠修真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三十三章 优势在我

第三十三章 优势在我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黑暗伸手不见五指。

佘儇似是有着夜视能力,加之长尾脚猾,没过一会儿便甩开陆北,不知跑向了何处。

她也不是一点贡献都没有,不知触发了什么机关,点亮长明灯,使得洞府内的石板通道瞬间亮了起来。

陆北刚丢出一颗夜光珠,刀锋摩擦石壁探路,见灯光骤亮,急忙举刀护在身前。

风平浪静。

他拾起夜光珠,也不管长明灯是个什么原理,摸出罗盘小心翼翼向前探索。

若是朱渤在这,肯定会发现不对劲,他们不是千年内第一批来此的访客,洞府很早以前被人探索过,可能还小住了一段时间,长明灯消耗的特制油脂就是最有力的证据。

如此一来,佛面金身蛛和嵌入在其头部的钥匙也就解释得通了。

陆北一路小心摸索,借助罗盘指引毫发未伤,感叹朱渤破阵法宝神妙的同时,坚定了将其遗失的念头。

他答应朱渤,扇子不能丢,可没答应把罗盘安然无恙还回去。

佘儇诡计多端,他一时不察,被其偷袭遗失了罗盘,合情合理还不违背约定。

心头暗爽的陆北并不清楚,此行有无罗盘都一样,前些年有人来过,机关已毁,阵法已破,他就是躺平了滚过去也屁事没有。

在陆北亦步亦趋探索离去之后,佘儇盘踞蛇尾从一根立柱上滑落下来,她将陆北行径的步伐顺序看在眼里,依葫芦画瓢,平平安安走过这段被她视作最危险的陷阱。

再说陆北这里,手持破阵罗盘,一路有惊无险,穿过数条通道后,抵达一四四方方的巨大石室。

四四方方,长宽十丈,屋顶弧形如大碗倒扣,正中处点缀一颗巨大夜光珠。在地砖铺路的中心位置,夜光珠正下方,是一个类似祭坛的平台。

“啧,这么大一颗放射性同位素,我得搞快点,千万别被照癌变了。”陆北打了个哆嗦,快步来到祭坛前。

他一边寻找钥匙孔,一边审视祭坛上的花纹,很快便被其上的文字吸引了注意。

“竟然是妖文?”

陆北不懂妖文,因羽化门的令牌上刻了几个,勉强能分辨出来。

“不错,正是妖文,这座洞府的主人不是魔修,而是和我同脉的一位妖修前辈。”佘儇缓缓滑入石室,望向陆北身后的祭坛,金色竖眸中渴望一闪而过。

“别乱看,都是我的。”

陆北横刀在前,挡住佘儇视线。

“没有我帮忙,你打不开血缘机关。”佘儇笃定道。

血缘机关是什么,不是用钥匙打开吗?

陆北眉头一皱,没有问出心头疑惑,佘儇将他的神色看在眼里,面色稍稍柔和了一些:“我不清楚你用什么邪法压制了魔功反噬,但我也不是全无底牌,与其两败俱伤,不如各退一步选择合作,一起分享妖修前辈的遗物。”

“朱统领信了你的话,半死不活。”

陆北笑着摇头,颠了颠手里乌金直刀:“柳家兄弟信了你的话,分头行动,我有什么理由信你?”

佘儇对陆北十分忌惮,但血脉进阶的大好机会说什么也不能放过,主动服软道:“我可立誓,妖修前辈遗物中只取一物,若背弃誓言,便遭血脉反噬而死。”

她气势一弱,陆北反倒好奇了起来:“什么东西……等会儿,如果妖修的遗物只有一件,我分什么?”

“我是妖修,前辈和我同脉,我要的自然是他遗留下的精纯血脉,你不是妖修,拿了也没用。”

佘儇深感烦躁,还是耐心解释了起来:“若是前辈只留下血脉物品,再无其他遗物,我便欠你一件,我手上尚有一门生意,到时你可与我同行,如何?”

佘儇的生意是指另一座遗迹,需要朱氏一族鲜血才能开启,陆北之前听佘儇提过,当时不以为意,现在再一听,顿时心动不已。

下墓不一定等于任务和经验,但不下墓,就一定没有任务和经验。

陆北沉思三秒,果断点头:“可以,我和你合作,你立血誓吧!”

“那你呢?”

“我?!”

陆北指着自己,转头看了看,确认佘儇是在说他,理直气壮道:“优势在我,我为什么要立誓,我还等着毁约呢,被反噬了怎么办?”

“欺人太甚!”

佘儇嘶嘶吐着毒烟,本想再和陆北掰扯掰扯,好好和他谈一些合作共赢的道理,没想到,她还没开口,陆北那边就动手了。

技能‘血怒’发动,捕捉判定成功。

经历过一次压迫感,佘儇不仅没产生抗体,还因陆北那次大杀四方,留下了严重心理阴影,再次感受这股压迫,各项基础属性大幅下滑,虽不至于腰斩,却也削去了三四成之多。

她又怒又惧,强压心头怯意,口吐牛毛细针,敏捷身躯游走,不敢被陆北一丝可趁之机。

技能‘暗潮’发动。

陆北积蓄力量,猛地挥舞法宝扇子,狂风倒卷毒烟毒针,使得佘儇的攻势无功而返。

朱渤和佘儇合作过几次,知道她擅长用毒,法宝扇子是底牌,翻脸时有效克制对方。

佘儇暗道棘手,猛然间,一柄飞刀被狂风吹来,落至她两步之内的位置,火光炸亮,轻灵身躯不慎失了平衡。

轰隆隆!!

狂风骤起,陆北抓准机会,猛地掀起飓风,佘儇招架不住,身躯倒飞而出,狠狠撞击在石室墙壁上。

胸膛旧伤加剧,佘儇忍不住低呼一声。

锵!

冷冽刀锋贴面,刺骨寒气将她从疼痛中唤醒,余光瞥见紧贴脸颊的乌金直刀,顿时心头一阵悲愤。

又输了!

陆北一手持刀抵在佘儇面颊位置,一手扣住她的细长蛇颈,察觉到腰腹长尾冰凉凉收紧,猛地抖了下手中利刃。

“蛇姨,优势在我,你觉得呢?”

陆北居高临下道,经验证,再一次击败佘儇,仍有经验可拿,只是比之前少了许多。

[你击败了佘儇,获得10000经验]

不给反复刷经验吗?

还是说这次他太快,佘儇反抗不够激烈,过程没有上一次凶险,导致评价降低了?

经验减少,陆北面色不快,顺势阴沉下去,跟着冷哼一声。

“……”

面颊血口滴落红色,顺着乌金直刀刀锋滑下,佘儇咬咬牙,松开了缠住陆北的蛇尾。

“很好,你的诚意我收到了。”

陆北得势不饶人:“关于你奉我为主的誓言,我考虑再三,勉强没有意见,你立誓吧!”

“那你不如杀了我。”

佘儇紧咬牙关,竖瞳缩成一线,蛇尾再次缠上陆北,大有拼死也要溅陆北一身血的架势。

“我就一说,蛇姨缠这么紧干什么,我敬你一把年纪,你可别想着老蛇吞嫩草。”陆北发动‘血怒’技能,压迫佘儇手酸尾麻,哀鸣一声松开了长尾。

“蛇姨,立誓吧,开启血缘机关,妖修前辈的遗物你只取一件,多了必遭血脉反噬。”

陆北一脸恶人模样:“至于我,到时候看心情,你没问题吧?”

佘儇沉默无声,粘板上的蛇肉任人宰割,不将希望寄托在陆北身上,只求临死前看一眼晋升血脉的机缘长什么样。

她以妖文发下血誓,念完之后,在陆北的友情提示下,又用大家都能听懂的语言再说了一遍。

血咒形成,烙印般浮现在佘儇手背上,她汗流雨下,愤愤看了陆北一眼,见其毫无胜利者的自觉,抬手推开了架在脖颈的直刀。

佘儇踉跄摇晃来到祭坛前,陆北也不阻止,刀锋架在盈盈一握的细腰上,催促道:“搞快点,磨磨唧唧的,我刀要压不住了。”

“闭嘴,不要废话!”

没了退路,佘儇反倒看开,死蛇不怕开水烫,任凭陆北各种威胁,就是不为所动。

她抬手握住抵在腰侧的直刀,忍痛猛地一划,将掌心中滴落的鲜血灌入祭坛纹路,有气无力道:“妖修进阶不易,血脉最是珍贵,前辈若留下遗物,只会选择留给同脉后辈,没有我出力,你这辈子都……”

“知道了,知道了,你老人家最厉害行了吧!”陆北插嘴打断,懒得听佘儇废话。

半晌后,佘儇失血过多,本就白皙的巴掌脸此刻更是浮现出病态苍白,她望着被鲜血淹没的祭坛纹路,眼中竟是不可思议。

“还没开启,奇怪,难不成机关损坏了?”

“兴许是血少了,你别省着,多放点。”陆北好心提醒道。

“……”

话不是人话,但的确有几分道理,佘儇自知血脉精纯度太低,一瓶补血丹灌入口中,咬咬牙再次放起了鲜血。

镜头一转,失血过多的佘儇昏迷倒地,旁边是在翻捡乾坤袋的陆北。

没别的意思,好人好事,他帮着找止血丹呢!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