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武侠修真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四十一章 敬你是条汉子

第四十一章 敬你是条汉子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水月门是专修阵法的门派,幻阵专精,亦擅长破阵,是个极具转职地下工种潜力的门派。

因为不擅长争斗,庞妙松和陆北的比试围绕阵法展开,免去了拳拳到肉的场面。

这是庞妙松的意思,大庭广众之下,她不想被陆北近身。

会吃亏。

各种意义上的吃亏。

破阵这档子事,陆北不是很懂,哪怕破阵罗盘和口诀,心里也没多少底气。好在天道酬善,他在境界上稳稳压制庞妙松,在破阵罗盘的指引下,以力破巧,引刀开路走出了幻阵。

不等陆北口出成语,庞妙松果断走下擂台,面无表情也不说话,认输结束了这场并不出彩的较量。

丁磊找来的四位帮手,两败两弃权,陆北四战全胜,伸手朝自己的战利品摸了过去。

没有战利品?

不可能,主办方不是那种人。

峨眉派偏殿,丁磊垂头丧气坐着,陆北扫过四位掌门,搓搓手道:“大家不熟,客套话我就不多说了,四位为丁掌门撑腰,仗着人多欺负人少,陆某人捏鼻子认了。有道是来而不往非礼也,四位先后落败认输,该轮到陆某恃强凌弱以武力相逼了。”

“陆掌门,你误……”

“是不是误会,陆某清楚,诸位心里也有数。”

陆北直接抬手打断,语气稍稍缓和道:“四位放心,陆某不是不讲道理的人,你们和我之间的恩怨远不如丁掌门和我的恩怨,我要的也不多,各派三个月的灵竹份额归三清峰所有……嗯,撼岳门就算了,杜掌门很合陆某胃口,我敬你是条汉子,今天不打不相识,撼岳门的三个月灵竹份额就当见面礼了。”

“陆……”

“不同意的站出来,擂台还没撤。”

陆北面露鄙夷扫过:“今天,要么你们把陆某打死,要么陆某把你们打死。”

“岂有此理,凭什么把我撼岳门排除在外,看不起谁呢!”

“……”x5

“拿纸笔来!”

就在场中一片安静的时候,杜惊岚大手一拍,不管其他几位掌门频频使眼色,爽快写下了欠条。

“……”x3

庞妙松等三位掌门当即脸黑,严重怀疑杜惊岚貌似耿直,实则是个心机,来之前已经收了陆北的好处,还打假拳。

“杜掌门好器量!佩服!!”

陆北甩手便是一个怒赞,眼瞅着僵局打不开,助攻就送到了面前,要不是他知道自己和杜惊岚素不相识,都要怀疑这人是他安插的卧底了。

可恶,我们中出了一个叛徒!

庞妙松等三位掌门咬牙写下债条,在心里将陆北和杜惊岚骂了个狗血淋头,尤其是杜惊岚,直接被翻出了族谱。

一时,杜惊岚成了最大敌人,陆北固然欺人太甚,可他一开始就是外贼,伤害远不如杜惊岚这个自家人的倒戈背刺。

丁磊面色复杂,见四个外援依次写下债条,悲痛的心情莫名好转了不少。

事实再一次证明,悲伤的时候听情歌没用,看别人倒霉才能缓解。

灵竹的收入是九竹山除三清峰以外,剩余八座山峰的主要经济来源之一,一口气断了三个月,意味着三个月要勒紧裤腰带过日子,想到这,几位掌门的脸色俱都无比难看。

“陆掌门,若无其他杂事,我等就先行告辞了。”蔺宏起身道。

人在峨眉派,无视了掌门丁磊,可见他已经将这个坑拉进了黑名单。

“四位掌门稍等,我的确有一件事要说,很重要。”

陆北收下四张债条,嚣张的神色一瞬消失,幽幽叹了口气:“诸位有所不知,非陆某有意为难各派,实在是身不由己,我也不想这样的。”

嗯,我信。

我信了你的邪!

几位掌门直翻白眼,丁磊翻的最多,数他眼拙没看出来,那晚陆北将峨眉派弟子挨个放倒的时候,一下都没忍,笑得可开心了。

“三清峰的情况,想来丁掌门已经告诉各位了,有一位姓朱的客人拜访……”

陆北四十五度角仰望屋顶:“事情还要从三个月前说起,那时我还是个少年,刚去大胜关,以为大家都是很好的人……朱家商行觊觎九竹山灵竹久矣……我吃了年轻没戒心的亏……被他们抓住了把柄……此番作为都是迫于无奈。”

“陆掌门,麻烦话说清楚点,断断续续的,你到底在说什么?”

“朱家商行想和诸位掌门合作,我因为羽化门掌门的身份,被他们当成了突破口……”

陆北长话短说道:“这三个月,朱家商行为表诚意,成交额按照以往给各派加两成,三个月后,不论四通商行给多少,朱家商行都只多不少。”

“这不是钱的问题,做生意讲究诚信,我们已经收了四通商行的定金,岂能出尔反尔?再说了,灵竹最后流向大胜关,若是因为源头问题吃罪了皇极宗,四通商行只需一句话,我们通通吃不了兜着走。”

“诸位不用担心,四通商行那边朱家人会搞定,至于皇极宗,东齐郡朱太守和大胜关林管事至交好友,这比生意若是没做成,反倒才会得罪……呵呵,言至于此,大家心里明白就好。”陆北模棱两可给了个回复,有些事不易说穿,他希望几位掌门自己领悟。

至于是否领悟错了,那就不管他的事了。

“至于我手里的欠条,各位不必放在心上,是你们的,该多少就多少,陆某分文不取。”

陆北胸膛一挺:“传陆某嗜钱如命的谣言纯属无鸡之谈,每月交易自有朱家商行和诸位联系,账款当面结清,我碰都不会碰一下。”

“此话当真?!”丁磊端着茶杯的手激烈颤抖,和瓷共振道。

“以陆某现在的名声,给了保证,诸位也不会相信,所以我就不废话了。”

陆北淡笑道:“时间会证明一切,再过几日便是交易时间,陆某所言是真是假,届时自然一清二楚。”

几位掌门交头接耳,再看陆北的眼神截然不同,一改之前的嫌弃,变得格外亲近,张口九竹一系同气连枝,闭口深表歉意,之前误会了陆北是他们的不对。

“哦,差点忘了,丁掌门除外。”

陆北看向共振中的丁磊,咧嘴一笑:“丁掌门夜袭三清峰,这笔账和生意无关,纯属你我私人恩怨,该割的地、该赔的款,务必分文不少。”

“言之有理,是丁掌门有错在先!”刘傲摇头叹气。

“以多欺少确实不该,丁掌门,恕我等站在理字这边了。”蔺宏点头称是。

丁磊双目暴突,环顾四周,发现杜惊岚卧底,刘傲、蔺宏墙头草,即便丢了面子的庞妙松此刻也一言不发。

一个队友都没有!

“哈哈哈,开个玩笑,丁掌门莫要当真,陆某就是气不过那晚你带人偷袭我,九竹山本就一家,我小小回以颜色就完成了复仇,岂会真要你峨眉山的地契、十万两,以及灵竹的生意?”

陆北潇洒一笑,从怀中摸出一张欠条,郑重放在了丁磊手上:“此前多番戏弄,不过是心气难平,现已念头通达,还望丁掌门给陆某一个台阶,放下这段恩怨。”

“嘶嘶嘶————”

看着亲手写下的欠条,丁磊双目泛红,撕碎后一把抓住陆北的手:“贤弟……不,陆贤兄,此前是小弟多有得罪,你一番小惩本就应该,今天……丁某不善言辞,若贤弟不嫌,愿今日和你做那八拜之交。”

呸,我看你是想屁吃!

“不急,结拜的事改天再说,我突然想起来,欠条还给你,我们生意上就没了纠纷。”

陆北指了指满地碎屑:“劳驾丁掌门再写一张,三个月的就行。”

丁磊:“……”

此子颜厚心黑更兼修行资质不俗,将来必定大有作为,今日没能趁势结拜抱到大腿,真是可惜了。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