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武侠修真 >修仙就是这样子的 > 第五十八章 一顿操作猛如虎

第五十八章 一顿操作猛如虎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章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本地帮派最无信用可言,这点陆北心知肚明,尤其掌门赵夏阳吃相难看,领着几十号门人弟子进入遗迹的时候,清水门就被陆北拉进了黑名单。

进入遗迹,陆北经历几次离奇涉险,被机关追着撵,心头略有猜测。清水门并非表面那么简单,极有可能早就探索过遗迹,并找到了操控机关陷阱的核心区域。

如果不是,清水门也和遗迹有莫大关系,挖矿搬走的门派和清水门一前一后衔接,都是此地守陵人。

再有,如果他没有猜错的话,王统领也看出了问题。

区别是,王统领故意置身险地寻求真相,他因为队友不给力,陷阱雨点般打来,他一顿操作猛如虎,一滴都没躲开。

坏消息是,敌暗我明,清水门弟子占据地利优势,他独木难支,连个靠谱的大腿都摸不到。

第二个坏消息是,被斩杀的四名清水门人指了条捷径,免去他无头苍蝇般四处摸索,沿着这条路可直抵对方老巢,起码有几十个精壮汉子在那埋伏着。

至于好消息,也有那么几个。

比如罗班的前队友,陆北相信他们还活着,比起自己,这些阴魂不散的狠人才是清水门心腹大患,能分摊大部分火力。

极有可能,赵夏阳正亲自带队伏击。

还有王统领,阴……英明不在他之下,也是个分摊火力的优秀炮灰。

反倒中年书生那一队,陆北至今没什么头绪,望着前方笔直石道,紧了紧手里的刀:“来都来了,这么多炮灰吸引火力,我只求一条生路,不过分吧?”

“嘶嘶嘶!”

毒蛇吐信声从后方传来,耳熟,陆北面露喜色转身,正愁没有手感极佳的队友拿来献祭,佘儇便主动上门,这般精神境界足以评选感动九州年度人物。

他暗暗发誓,若是此行两人俱都平安无事,单凭这份同生共死的友谊,下回还找佘儇做队友。

墙壁缝隙,金鳞小蛇从指甲盖大小的裂口钻出,游走至陆北脚边,昂首吐着信子。

陆北四下看了看,没有察觉到杀气,猛地探出双手向前抓去,以及空空如也。

蛇姨呢,他那么大一个蛇姨去哪了?

陆北蹲下身,并指成剑落地,金鳞小蛇原地游走,始终不愿爬上他掌心。

“蛇姐,怎么就你一条,蛇姨在哪?”

“嘶嘶嘶。”

不是自家宠物,陆北猜不出金鳞小蛇的意思,脸色一沉道:“点头或摇头,蛇姨是不是已经凉了?”

金鳞小蛇摇摇头,朝后方石道游走而去,似是在给陆北引路。

陆北起身深吸一口气,望了眼是生路也可能是死路的笔直通道,选择了跟随金鳞小蛇而去。

佘儇十年卖身契尚未履行,这笔买卖不能就这么算了!

倘若真的凉了,他过去收个尸,顺便继承乾坤袋、蛇姐、当铺,也好祭奠队友在天之灵。

金鳞小蛇速度奇快,如同金色闪电般一连穿过十来条通道,待陆北靠近,它沿地缝钻入,不知去向了何处。

陆北无语看着地缝,暗道蛇姐不是很聪明的样子,正想着,机关启动声传来,石壁隆隆上升,显露别有洞天。

陆北不做多想,取出染血的清水门衣衫,飞快套在了自己身上。

自觉戏不够逼真,他引刀抹过掌心,糊了个满脸是血,披头散发,踉踉跄跄扶着墙壁前行。

金鳞小蛇再次钻出,沿着陆北裤腿向上,爬至袖口,缠在了他手腕上。

“何人,谁开的机关?”

脚步声传来,陆北扑倒在地,痛苦呻吟:“师……师兄救我。”

“师弟怎么伤的这般重,快搭把手,送去后殿疗养。”

陆北一头乱发,面上鲜血模糊,两名清水门弟子飞奔而来,来不及分辨他的身份,一左一右将他架起,直奔地宫深处。

陆北痛苦呻吟,瘫软在两人身上,余光瞥见此地似是刑房监牢,戒备森严,还有四名清水门弟子守卫,且其中两人距离机关极近,不敢贸然发难,任由两名热心师兄拖着他朝隔壁通道走去。

转角。

咔嚓!x2

[你击杀了王动,获得3万经验]

[你击杀……

陆北换上干净衣衫,拾起机关师门的钥匙,理了理衣发,低声对掌心中的金鳞小蛇道:“蛇姨曾说你毒性极强,还吹嘘我被你咬一口会死很惨,我不信,现在到你证明自己的时候了……不是咬我,墙角站着的那俩哥们看到没,毒液别省着,能不能救出蛇姨,就看你的表现了。”

言罢,陆北怪叫一声,跌撞着爬出墙角,两名距离稍近的弟子持剑上前。

“发生了何事,还有两人怎么了?”

“不,不好,刚刚进来的师弟尸变了!”陆北手忙脚乱爬起。

“尸变?!”

就在二人面露诧异的瞬间,陆北猛地暴起,乌金直刀在手,罡风震爆声中,拉起一道道残影,瞬息冲到了他们二人身前。

两人瞳孔骤缩,心头悚然一惊,来不及喝问求救,只在刀锋掠过脖颈后,慢了一步架起长剑阻击。

同一时间,金鳞小蛇电光石火出击,仅存的两名清水门弟子正欲开启机关逃走,只觉脚腕酸麻刺痛,好似针扎一般,下一秒便黑着眼睛倒了下去。

陆北快步上前,手起刀落截获了6万经验。

[你击杀了赵虎,获得3万经验]

[你击杀了张龙,获得……

[……

将看守刑房的六名弟子全部斩杀,陆北不做迟疑,取下钥匙开启地牢大门,入眼灯光昏黄,两排监牢一路延伸至尽头。

监牢之内,铁链缠绕人形,陆北望之不清,在金鳞小蛇的指引下,来到囚禁佘儇的那一间。

佘儇此刻情况极其糟糕,钢钉打穿双手将她钉在墙上,又有钢爪扣住琵琶骨,最渗人的伤口位于脖颈,指洞粗细,血已放干大半。

幸好她是妖修,生命力惊人,换成普通修士,陆北真就只能来继承遗产了。

金鳞小蛇飞速游至佘儇肩膀,嘶嘶吐信呼唤自家主人,佘儇气息无力,没有任何回应,如同是在冬眠一般。

陆北没敢耽搁,一瓶补血丹灌入佘儇口中,待其双目半闭半开清醒过来,才让其忍住疼痛,以最快的速度拔除了钢钉勾爪。

“不要怕,你的生命已如风中残烛,死不了。”

陆北抓住佘儇衣领,面色凝重:“救人要紧,得罪了。”

佘儇回以虚弱惨笑,无力多言。

嘶啦一声,用力略猛,开口大了一些。

陆北目不斜视,在肩骨位置敷上疗伤药:“这群铁石心肠的混蛋,怎么说蛇姨你也是个大美人,保养有术不比三十年前差多少,关进地下室竟然不糟蹋,而是把你打的不成人形!岂有此理,有辱反派作风,简直比侮辱了你还要侮辱你,我都看不下去了!”

听着耳边熟悉的碎碎念,佘儇心安理得沉下心,强烈虚弱感袭来,头一歪便睡了过去。

金鳞小蛇慌张不已,一次次顶着佘儇下巴,想要将其唤醒。

“别嘶嘶了,她死不了。”陆北拍开捣乱的金鳞小蛇,简单包扎完佘儇的伤口,将其扛在肩头,步伐飞快离去。

“这位小兄弟……能否仗义出手,也救我一命……”

陆北闻声停下脚步,看清监牢中的人影,体态雄浑的壮汉,没记错的话,他和佘儇一样是妖修,对应四灵之中的龟,单论生命力比佘儇还顽强。

锦上添花不如雪中送炭。

陆北这么想着,挥舞长刀劈开监牢,璀璨刀光逐次闪过,暴力斩断钢钉、勾爪。

“我赶时间,恕不奉陪,阁下自行疗伤吧!”几瓶疗伤药留下,陆北一句废话没有,扛着佘儇离开监牢。

“多谢!”

……

等佘儇再次醒来,发现自己正躺在一间丹房之中,肩骨、掌心隐隐作痛,全身无力,好似修为被打散了一般。

陆北清洗手上血痂,见佘儇悠悠转醒,取出一件衣衫披在她身上,皱眉道:“你失血太多,带在身边是个累赘,我先将你放入丹炉之中,等探明了出路再来寻你。”

“麻烦了。”佘儇声音沙哑回应。

陆北点点头也不多说,抱起佘儇跳上丹炉,踹开顶盖将其放置进去。

这间丹房是陆北之前寻得的两间之一,勉强算是安全。

就在陆北合上顶盖,正转身离去的时候,金鳞小蛇从丹炉中游出,爬至他手腕缠绕成金镯,丹炉中传出佘儇弱不可察的声音:“若回不来,以后你就是它的主人了。”

“蛇姨你知道我的,人品方面值得信赖,言出必行,什么时候说话不算数过!”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