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书库
会员书架
首页 >其他类型 >奖励一个反派老婆[快穿] > 吃药

吃药

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没有了
举报本章错误( 无需登录 )

池依水一进来就被公寓里如同狂风过境的惨状给惊讶到,这和池依水第一次来到公寓时简直大变模样。

她从秋宜口中知道,洛虞是一个相当爱干净的人,或许自己做家务的能力不怎么样,但爱干净的程度是绝对不允许她把房间搞得这么乱。

尤其是在不开灯的时候还好,一打开灯就是如同狗子拆家一样的崩溃场景。

再然后就是客厅里散落一地的各种药丸和胶囊,就好像洛虞家里是开医院诊所的,几乎无从下脚。

池依水将门关上,她敏锐地发现,洛虞并没有完全丧失意识,至少在听到动静时,还会朝她这边看过来一眼,只是眼睛半睁着,很快又闭上。

脸色比公寓的白墙还要惨白,嘴唇更是一点血色都没有。

不,也不应该这样说,洛虞嘴唇是有颜色的,但那不过都是洛虞自己咬破嘴唇洒出来的血迹。

可嘴唇咬破的血迹不应该有这么多,她看到沙发上还有点点血迹,还有染着血的纱布和衣服,出血量不是特别大,不然池依水估计就该报警了。

她站在门口逐步朝洛虞走过去,离得近了,有关洛虞的惨状就更加明显,她也终于发现是哪个位置出的血了。

她站在洛虞脚边,以居高临下的姿势俯视着洛虞,心中升腾起一种十分奇怪的心态。

大概就是在小说上看到洛虞这么惨,和真实的以肉眼看到洛虞这样惨的心态吧。

洛虞是精神上有点毛病,不能受到刺激,看文时曾经有配角提起过洛虞家里的事,但说起时大多都用一种心照不宣的鄙夷神色和戏谑。

那时的池依水和读者都只想看洛虞和阮沁之间的感情,再到后面洛虞被虐的直接黑化,导致更加无人去关心洛虞到底都经历过什么。

比照去追寻洛虞的个人经历,还不如来骂作者两句更加痛快。

于是到现在池依水直面洛虞现在的模样时,她心里是相当震撼的。

而洛虞也虚弱得躺在地上,好像客厅里的灯光太过刺眼,她无法睁眼,眼泪从她半眯着的眼睛里流出来,那模样和平时的高高在上的霸总模样相差太多,以至于池依水站在原地愣了好一会儿,才想起来自己该做什么。

她下意识就想要掏出手机打电话,忽然又想起洛虞在电话里让她不要打120,于是池依水又放下手机,她把买来已经温度冷下来的奶茶放到一边,俯身将躺在地上十分狼狈的洛虞给抱到沙发上。

沙发很脏,上面到处是染着血迹,看上去像凶杀案现场,不过这会儿也来不及考虑干不干净的问题,总比一直让洛虞躺在地上要好得多。

她俯身公主抱把人抱到沙发上,等松开时就发现手上的血迹,那是从洛虞后颈上染上的,好像有在结痂。

池依水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颇有些不知道该怎么办,最后还是翻出药箱,打算先帮人止血,止血过程中洛虞也不怎么安分。

她声音听上去颇为无奈,说出去的话倒是相当管用:“再不听话我就打120了。”

也不知道洛虞为什么这么抵触医院,但当池依水这么说时,洛虞又会变得非常老实,乖乖的任由她帮忙包扎伤口,等到把血迹擦干以后,池依水才发现洛虞后颈被闹的血肉模糊的后颈,全是手指痕迹。

皮肉都像是要绽开似的,看着像是被人虐待过。

可公寓里只有洛虞一个人,所以这些痕迹都只能是洛虞自己留下的。

池依水怔住,她知道洛虞有发病的这个设定,可具体是怎么发病她并不知道,她心想,怪不得洛虞发病以后再出现,偶尔作者会写,她的脖子包着纱布。

池依水看小说并不怎么仔细,并不会一字一句地看下去,当初看到这里时只觉得应该是作者想要塑造一个病弱美人攻,所以并没有太在意。

现在想想,那块缠着脖子的纱布应该就是想要遮掩后颈伤口的纱布,毕竟如果只是单单遮掩后颈的话,很容易被人知道她哪里受伤,容易引起别人的误会,所以只能整块纱布缠绕着。

池依水心情复杂,她没有帮人处理过伤口,尽管努力动作轻点,但难免可能会碰到伤口让人感觉到疼痛。

可洛虞就好像已经彻底没了意识,不管池依水怎么摆弄,洛虞都是一声不吭的,仿若一个精致的人偶娃娃。

池依水动作一顿,她探头去看洛虞,就见洛虞半睁着眼,并没有真的失去意识,只是灯光刺眼,她眼睛老是有眼泪,将浓密的睫毛都濡湿,看着就像是被人凌虐过。

池依水想了想,对洛虞说:“痛的话就说。”

洛虞没有任何反应,池依水顿了顿,又说:“想哭也是可以的。”

她虽然不太会哄人,但如果是洛虞的话,她还是很乐意去尝试的,至少此刻,她到现在为止都没有讨厌过洛虞。

洛虞也不知道把她的话听进去没,只是脸颊动了动,重新闭上眼睛,似乎累积了,看她模样好像完全感知不到后颈的疼痛。

池依水差点就以为她抱着的是一个仿真哇哇,她忍不住在想,洛虞把后颈挠成这个样子,她真的没感觉吗

后颈是aha和oga的腺体,会分泌信息素,这也是他们寻找契合一方的一个东西,别说不是腺体了,光是有个人抓挠自己的脖颈,是个正常人都会觉得痛。

偏偏洛虞就好像后颈和她的灵魂分开了似的,完全不觉得痛一样,这会儿还闭上眼睛一副要睡觉的样子。

池依水很想摇醒洛虞,问她到底痛不痛,但思考她刚刚才发病完,还是不要再刺激,于是也就没再说话。

伤口太大,皮开肉绽的,清理都不太好清理,主要是池依水没见过这种场面,尤其是自己去清理时,生怕自己一个动作幅度过大,就能再次把伤口给崩开,导致二次流血。

只能说清理了个大概的样子,上药池依水没找到合适的,涂了一点药水就找纱布给缠起来,不知道是不是错觉,池依水似乎又闻到了一股香水味。

这道味道十分的熟悉,因为池依水从来没有闻到过这种味道,并且相当好闻,好闻到深入骨髓,几乎是一闻到这个气味,池依水就知道这是什么了。

拜上次的经历,她知道这是洛虞的信息素的气味,如果不是系统及时帮她控制住,恐怕上次她和洛虞就没办法友好地坐在客厅询问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

她第一次就经历过被信息素支配的恐惧,只觉得这设定是相当的反人类,因为一旦发情,人的意识就不受控制,哪怕面前坐着的是一个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只要发情了,人类就无法控制自己的冲上去,将人给那什么。

当时看文的时候并没有出现这种情况,所以池依水就觉得这设定还行,但等自己真的遇到后,池依水觉得还是早点完成任务回自己的世界最好。

这样至少她还能控制自己的意识,选择跟喜欢的人在一起。

想到喜欢的人时,池依水无意识地瞥一眼洛虞,洛虞这会儿已经闭上眼睛,过长浓密的睫毛一颤一颤的,就像振翅欲飞的蝶翼,有一种脆弱的美感。

池依水不知道洛虞现在是清醒的还是昏迷的,她摸摸鼻子,在脑袋里问系统:“现在什么情况,我怎么又闻到洛虞身上的信息素气味了”

系统这会儿也跟着悄悄出来,它也被洛虞的惨状给吓了一跳,听到池依水问它,这才悄悄出来,小声回答:“可能是因为她一直在抓挠后颈腺体的缘故,应该是没有发情的。”

想了想,这个世界的设定也不是它一个系统能决定的,其实系统也不能打包票洛虞没有发情,所以它又悄悄补充一句:“但是也有可能发情了。”

池依水:“谢谢你毫无建树的建议。”

池依水找了纸巾将自己的鼻子堵住,不过那股香味还是很快就传进她的鼻子里,搞得她鼻子痒痒的,她不由担心道:“我等会儿不会发情了吧”

系统安慰她:“你放心好了,这世界的abo设定对你起不了作用,简单来说,你在这个世界其实是个性无能。”

池依水:“不知道为什么,不是很高兴得起来。”

不过听到这个世界的信息素对自己起不了作用后,池依水还是放心下来,她将纸巾丢出来,觉得堵着鼻子实在太难受。

她看着洛虞,发现洛虞惨败的脸颊终于有了一点好转,泛着淡淡的红晕。

刚刚发病过的洛虞怎么可能会脸颊泛着红晕呢池依水第一反应就是,洛虞可能是生病发烧了。

她伸手碰了碰洛虞的额头,感觉到一阵滚烫,心中有些纳闷之余,还是找了感冒药喂给洛虞。

洛虞这会儿就像小孩子非常抵触吃药,不管池依水怎么喂都不肯张嘴。

池依水盯着洛虞完美无瑕的脸看了会儿,她说:“再不吃,我就打120,让医生来喂你吃。”

本来不太抱希望的,却见洛虞竟然慢慢睁开眼,她说:“讨厌你。”

然后张开嘴把药含到嘴里,舌尖不经意间碰到池依水的手指尖,池依水飞快地收回。

洛虞虚弱地瞥她一眼,眼底尽是晦涩。

作者有话要说:明天休息,后天入v。

宝宝们,用晋江文学城a,千字三分,三千字才1毛钱,所以请大家多多支持正版哟

点击切换 [繁体版]    [简体版]
上一章 章节目录 阅读记录 没有了